※:当前站点:广东艺术视窗首页>创作园地列表

《梦园——梅晓剧作选》代序2:梦,就在前方

 

作者:孔文峣     录入时间:2015-12-18

 

打开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的排期表,有四台戏的导演出自一人之手:汉剧《诗娘》、山歌剧《古寨牛人》、雷剧《岭南圣母》、白字戏《龙官奇缘》,这四台戏剧种不同,风格各异,而且囊括了历史剧、神话剧和现代戏,那穿越古今的奇思和跨越时代的妙想,像是奏响在不同时空点上的美妙乐章。如果没有相当的艺术功力,很难驾驭如此“多彩”的剧种,如果不是才思敏捷,也很难在几乎同一时间以不同的风格、手法在舞台上呈现出迥然不同的艺术特色。让这四台戏熠熠生辉的导演,便是上世纪80年代从江西萍乡走出,现任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所长的梅晓先生。是什么样的经历、怎样的人生洗礼才取得了今天的斐然成就,想了解他,让我们一起重新走过他曾经走过的路。

他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本应该成为钢铁长城的一员,但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样板戏充斥着戏剧市场,年少的心不断被舞台上的各色英雄人物鼓动着。从那时起,不知不觉地爱上了这方舞台,在他小小的心灵中酝酿着一个大大的梦想,有朝一日要站上舞台。梅晓先生的演戏生涯也充满了戏剧性,1975年这个一直学舞蹈的男孩却偏偏被分配去学戏曲,歪打正着他终于可以从羡慕别人演戏到演戏给别人看了。当梦想的种子落入适合它成长的大地便异常坚强茁壮地冒出了新芽。1 5岁到28岁是人生重要的成长期,对于热爱戏剧舞台的梅晓也并不例外,他利用这个学习的黄金时间为自己梦想之树充分汲取着营养,他学习绘画、舞蹈、诗歌、散文、戏剧创作等多方面的知识,不断地提升自己的能力,渐渐地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人物,但就在很多人都认为应该知足的时候,他那不安分的梦想之树又开始生长了。

28岁,风华正茂的他毅然放弃了自己在家乡安逸的生活,同时一颗与生俱来的、断地鼓励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每时每刻都不敢放松自己,可以比别人少睡几小时,少吃  顿饭,少  次去出游。为了梦想,他把自己分成几半,让自己成为一个辛苦劳累的“超人”。

然付出总有回报,辛勤的耕耘终于收获了丰硕的果实。毕业的时候,他因为成绩优秀,北京、上海都伸来了橄榄枝,希望他可以去那里工作,但这个时候,他又做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决定——去广州。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在经济上已经崭露头角,但是作为文化产业仍然无法和底蕴深厚的内陆城市相比,恰恰就是这种文化差距让踌躇满志的梅晓看到了自己梦想实现的契机。他来广州唯一理由是广东需要好的戏剧作品,因此广东就有他的舞台。

刚来到广东的单位是广东省粤剧院,这是个人才云集的广东省老牌剧院,演职人员数百的大剧院。一个十平方米不到的蜗居是他在广州的第一个落脚点,心里的落差是有  点,但生活上的艰苦从来不能影响乐观的他。捡了别人两个不要的木沙发摆在屋里,这就是房间里唯一的“高档家具”。这样的环境他是不敢让妻儿来的,他怕没法向妻儿交代,而且微薄的工资也仅够自己三餐吃泡面。“这是自己想要的吗?不是。可生活的困顿、文化的差异、语言的障碍全部横在了自己和梦想之间。困难能阻挡我吗?不能。什么也压抑不了我对舞台的渴望。”于是连续半个月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下楼,吃了半个月的泡面写出了来到广东的第一个作品《霓裳情怨》,从此打开了他在广东舞台的创作之路。为了生存也为了进  步打开局面,他先后从事过广告文案、大型晚会编导、电视节目的创作等多种工作,虽然也取得了很多成绩,但心里总觉得空了  块。有钱有名气,这好像并不是自己的初心,自己是为了那方梦里的舞台来的,怎么好像弄丢了舞台呢?回去,还是要回到舞台去?不会粤语就学粤语,不知道如何写粤剧就从“拆”粤剧开始,他把粤剧的曲牌一段段拆出来,然后依葫芦画瓢地再用自己的话填回去,多写多练,写错再来……段时间下来,居然让他写得像模像样。粤剧院暂时没有机会那就走下去,农村包围城市,先从乡镇剧团开始。帮他们改本子、写本子、当导演,有些贫困的乡镇剧团甚至还要帮他们搞舞美、搞灯光、连服装和化妆也要一并负责。这样艰苦的创作环境对于热爱舞台的他来说是磨练,磨练自己的技能,磨练自己的意志、更是磨练自己的心性,打磨掉艺术之外的  切杂念,让自己更能看清真实的自己。

逆流更能使鱼飞跃,到现在为止他的成果挂满了梦想之树的树梢,独立创作了戏剧《冼夫人》;合作创作的《大明悲歌》(荣获曹禺戏剧奖提名奖、中国戏剧文化奖金奖);导演的山歌剧《桃花雨》、柳琴戏《沂蒙情》(皆荣获中国艺术节文华奖优秀剧目奖);导演的吕剧《梨花雨》(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山歌剧《合家福》、《红婚纱》、粤剧《红雪》、花灯剧《官妻》等剧目在各省艺术节上均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这  次更是携四部戏剧挺进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可谓成绩骄人。

“人总要有梦,为了梦想总要放弃 些、疯狂一把、坚持 下,不管梦想能否成真,我们总算努力过。”如今已经名满剧坛的梅导反而将这名与利看得风轻云淡。他的梦想之树又发出了新的枝芽——扶植广东的贫弱剧种、剧团。广东省虽然是个经济发达地区,仍然会有  些剧团因为资金问题而无法将  些有基础的剧本搬演上舞台,让演员能有机会在舞台上崭露头角。每每遇到这样的困境很多剧团就想到了梅导,理由很简单:如果梅导来可以“脚踢”,就是他什么都能包下来。梅导在多年排戏的过程中,总能碰到这样  些让人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的事情:剧团请不起灯光了,梅导您帮我们设计吧;剧团实在没有人设计服装了,梅导您能帮忙吗;剧团没人能编舞啊,梅导…一剧团的各种困难,都摆在他的面前……他想过拒绝,可张不开嘴,他看不得别人失望的眼神。只有爱戏的人才最懂爱戏的入,哪能让这些困难给戏最终造成遗憾呢?可那又能怎么办?学,不会,再学,办法总比困难多,人都是逼出来的,不入绝境就不能生出超人的能力,不到绝望也不能成就伟大的梦想。现在的梅导就像是“变形金刚”,剧团缺什么他都可以想方设法地解决,演员的头饰不行,他可以亲手做,人物的化妆不理想,他也可以亲自操刀,他总是说:“我们不要怕困难,只要你的心不败,就没有什么可以打败你!”就这样一个一个横在面前的困难都被他征服了,一个一个弱小的剧团也被他盘活了,一个一个年轻的演员被他培养出来了,他帮助很多人实现了梦想,同时他的梦想之树也硕果累累。

如果你要问现在的梅导最想于什么?他定告诉你:排戏。排戏,这个永远都没有改变的初衷,让他的舞台成为梦想的出发地。尽管通向成功的道路泥泞坎坷,最初的心却从未迷茫,他直在路上,因为梦,就在前方。

(注:该文刊于((广东艺术》2014年第6期)

文章来源:《梦园——梅晓剧作选》

录入者: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