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站点:广东艺术视窗首页>创作园地列表

《梦园——梅晓剧作选》代序1:梦泽三秋日 梨园一片心

 

作者:张晋琼     录入时间:2015-12-18

 

手捧梅晓先生的剧作选文稿,遵其言代为序,内心真是诚惶诚恐。历来为书作序者,都是前辈大家或知已好友,我乃一无名后辈,真有点不知所措。所幸我入行十几年,其剧作选中所收之作,不仅拜读过,舞台演出也多有观摩。加之,梅晓先生虽贵为我的领导,但更像我的挚友,对我颇多关照。因而投桃报李,欣然接受。

梅晓先生是一位艺术“玩”家。之所以说是“玩”,是因为他以“玩”的心态去做艺术,“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真可谓“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在“入内”“出外”之间,他将艺术“玩”得得心应手,别样精彩!

也正因为是“玩”,所以他心态极好。他不墨守成规,愿意尝试创新,加之博学多才,因而成为广东戏剧领域少有的“多面手”。他的职称是国家一级导演,他的导演作品获得过全国文华优秀剧目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创作金奖、全国“群星奖”等。他为人诚善,不计得失,近年来成了广东省内各个处于生存、创作困境中渴望“解困”的院团“争夺”的“热馍馍”,原因只有一个:他可以在院团创作资金困难的情况下,被“情”和“钱”双重逼迫下干起“全行”:贡献剧本,担任导演,兼做舞美、灯光设计,甚至道具、化妆乃至编舞都有涉及。他参与的舞美、灯光设计作品在省级舞美设计奖项中均有斩获!可谓,做一行,精一行。

梅晓先生也是一位“多产”的剧作家。他编导过近四十台剧目,广涉十五个剧种。他创作的剧本在全国《剧本》月刊、广东《南粤剧作》、《广东艺术》、山东《戏剧丛刊》、江西《新剧本选刊》等刊物杂志,而获得的奖项囊括曹禺戏剧文学奖提名奖、全国戏剧文学奖金奖和广东、山东、江西等地的优秀剧本奖。此部剧作选只是遴选了他创作的一部分,皆为梅晓先生历年来创作并被搬上舞台、获奖颇多之佳作。

梳理梅晓先生的剧作,可以发现,他秉承着“文学即人学”的理念。他的剧作多关注人性。他遵循着“古为今用”的创作原则,即使是新编历史剧,他的着眼点也必然是  “新”字,即他笔下呈现的必然是作为今人观照下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是经过他反思之后所捕捉到的人们所未曾思考的历史B面。同样取材于历史名将袁崇焕的历史事迹,《浴血英魂》尝试“用戏剧艺术的笔触去探究历史深处的原像,透过历史的B面去发现、去质疑、去感悟、去思考、去解读历史上这一段可歌可泣却又可悲的历史故事”(梅晓语)。而大型新编历史剧《大明悲歌》(与人合作)则以爱国名将袁崇焕与崇祯皇帝之间的纠葛为题材,讲述了

明朝爱国名将袁崇焕“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惨遭遇,体现了袁崇焕的才气、豪气、骨气、节气、浩气。其声情激越、大气磅礴之“气势”令人赞叹!这在今世仍有积极意义。《雀台遗恨》中,他别出心裁,以曹操与曹氏三兄弟的故事,精心构架戏剧事件,营造起伏跌宕的戏剧情节,试图借三国乱世的这曲权力悲歌去透视人性的善恶与人伦的悲欢。

梅晓先生酷爱写诗,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剧作家。在他的剧作中,洋溢着他的诗情和诗思。他惯常以一个男性编剧的独特视角去思考背负诸多“枷锁”的古今中国女性对于爱、梦、自由的向往和追求。他的笔墨,既描画过历史记载的巾帼英雄“冼太夫人”,也塑造过传说中善良的“西江龙母”;既同情过红颜薄命的“杨贵妃”,也诉说过清末民初时广东特有的“自梳女”……一个个鲜活的女性形象,直指的永远是千百年中国女性不变的命运和追求!《铜鼓记》和《岭南圣母》(与人合作)都取材于历为梁、陈的南越首领、被周恩来誉为“巾帼英雄第一人”的冼英的历史记载与传说,但选取视角不一。《铜鼓记》试图跨过历史的长河,与冼夫人进行心灵的对话,展现冼夫人爱民如子的慈母胸怀,托现冼夫人胸怀大义的伟大壮举,引领今人去领略她于历史大潮中所折射出的独有的人格魅力。《岭南圣母》(与人合作)主要是围绕冼英与达猛、冯宝、陈霸先三个男人的情感纠葛以及她历经梁、陈、隋三朝三次易旗换帜的痛苦抉择,再现了她军事家兼政治家的形象。《霓裳情怨》试图透过美丽善良、知音律、晓歌舞、三千宠爱集一身而又导致辗转蛾眉马前死、君王有泪救不得的杨贵妃的人生悲剧,还原历史真相,给这个贴上“女色祸国”标签的帝王妃子一个公道的是非功过评价。

身处广东的剧作家梅晓也没有忽略广东珠三角仅有的“自梳女”现象。《诗娘》(与人合作)讲述了以“诗娘”为代表的三位女主人公走出家门相约而居、自梳发髻终生不嫁以挣脱封建社会对女性的礼教枷锁束缚,追寻人性自由和自尊的故事,全面展示自梳女群体的真实生活和心灵世界,引观众走入戏中去和她们“对话”,体会她们对梦、对爱的追寻以及思考该群体诞生存在的意义。

也许是当了爷爷的缘故,近年来,梅晓先生开始关注儿童,创作儿童剧。原创大型奇幻儿童音乐剧《贝贝奇遇记》让迷恋网络、总是幻想自己能成为自然之王的贝贝在完成奇幻而痛苦之旅后被亲人用无私的真情、博爱的胸怀点燃的“爱之火”唤醒,驱赶了黑暗,让世界重新沉浸在一片和谐、美好、幸福的欢乐之中。该剧让孩子们看出了趣味,大人看出了意味。《都市梦寻》则通过艺术的笔触,为一群随父母进城梦想到都市寻梦农民工的孩子们营造出一个和睦而充满爱的世界,营造一个人人都渴望实现的美丽的梦!

神话传说永远是剧作家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龙母作为西江水域的“保护神”,梅晓先生通过<西江龙母》把传说中那个勤劳、聪敏、仁慈、博爱,胸怀“利泽天下”的理想,战胜自然灾害,使苍生得以安居的“女神”安放在艺术殿堂,让她这种仁慈、博爱的母亲情怀,这种利泽天下、天人和谐的精神通过艺术的魅力熏陶世人!改编自马思聪晚年在海外精心创作的大型舞剧《晚霞》(取材于《聊斋志异》)的《龙宫奇缘》则意在通过阿端身沉海底后在龙官邂逅相遇晚霞不愿独自还阳携手撞礁同死的爱情故事,谱成一曲舞台艺术品的思乡思亲曲,寄托马思聪先生对祖国、故乡和亲人的热爱和眷恋。

正如梅晓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到的一样:  “寻梦·圆梦——是啊,艺术创作本来就应该是一次次寻梦、圆梦的过程。可是,不知何时起,当艺术创作不再是一种心灵的寻找,而是被世俗种种因素束缚,被一些非艺术因素制约,被种种异化的艺术功利牵着盲目地行走时,  ‘寻梦·圆梦’就变得真是艺术创作人奢侈的创作之梦了!”所以,他唯有在梨园中,用自己的诗情与才情,不断地编织着一个又一个“梦”!如今,这些“梦”,再次经由铅印入册,愿与同好分享,一起寻梦、圆梦!

文章来源:《梦园——梅晓剧作选》

录入者: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