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站点:广东艺术视窗首页>创作园地列表

青评点梅花之十五——琼剧《海瑞》

 

作者:     录入时间:2015-06-16

 

青评的小伙伴们棒棒哒,在微信朋友圈,有很多专业人士主动出击,给我们提供了稿子,这里都摘录下来。

 

 

第一位评论者:黄心武老师,国家一级编剧、戏剧评论

 

这种写法是否已經过时了?让戏曲背负上沉重的主题,创作者借此酒壶浇胸中之块垒,发些並无新意的时政感慨,却将戏曲的本体、戏曲的魅力放置于从一属的地位,在观念优先的那段特定时期,曾吃香一时,进入网络时代,这种招数,我看是不行了。

 

第二位评论者:智联忠(福建京剧院)

匠心独运  观照古今

——评郑怀兴新编历史剧《海瑞》
 
郑怀兴先生,是国内戏剧界成就显著、笔耕不辍、高质多产的戏曲剧作家。笔者近日有幸欣赏了由他编剧、海南省琼剧院演出的一部琼剧新编历史剧《海瑞》,令我对这段历史有了更多的思考和更深的理解;索性认真拜读了先生的剧本,对剧作的整体结构和情节、人物的设置也有了较全面的认识。不禁慨叹,这是一部匠心独运、意蕴丰厚、展现历史、关照古今的力作。
一、剧作家郑怀兴匠心独运,将戏剧结构设置得紧凑、合理,起伏波折、环环相扣,戏剧气氛紧张中不失活跃。
清代著名戏剧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曾提出“结构第一”的戏剧理论,可谓颇具远见卓识。一部戏剧作品如何,其结构尤为关键,这不仅仅是故事的叙述方法,同样也是牵动观众情感的命脉。郑怀兴先生在《海瑞》中,成功地抓住了这条命脉,抓住了广大观众、读者的心。
第一场,浙江总督胡宗宪的三儿子胡柏奇在随从胡威、胡贵的怂恿下,一路横行霸道前往临安。途经淳安驿,俩随从狗仗人势,喝斥卫立秋为他们准备葱爆鹿肉、八宝熊掌上等的菜肴。然而,卫立秋只能备得煮溪虾、炒春笋、豆腐干、乌干菜,再加一个萝卜豆腐汤。于是胡威等,便以他怠慢公子的罪过举手鞭打。海瑞时任淳安知县,他得知此事及时赶来,并巧妙地故意错认为胡柏奇冒充总督之子,并将他一路搜刮的不义金银收归国库。紧接着第二场,胡宗宪得知自己的儿子被海瑞逐出,怒气冲天,当晚准备急速追赶儿子。以此收笔,紧接第三场。胡总督追不上儿子,来到淳安驿,想好好出口恶气。不料,驿丞潜逃,海瑞亲自担当驿丞,消去了总督的一身怨气,反而化干戈为玉帛。二人还进一步道出各自对官场之道的不同理解和相悖理念,海瑞气盛不肯同流合污。左都御史鄢懋卿遍地搜刮,海瑞装糊涂应付他,甚至与他交锋,差点被免职,幸得胡宗宪相助才得以脱身。这场海瑞的清正似乎失败了。第五场急转,胡宗宪因严嵩党羽倒台入狱,海瑞前去探望,而他此时已荣升户部主事。这“清正”之气又赢了吗?最后一场狱中的交谈中显现出官场贪贿、污浊的根深蒂固,这才是对“清正”的有力驳斥。该剧也正是在清正与贪贿的较量中,推动着剧情的发展,启发人们对社会问题的思考。整个剧作气氛又时时处在轻松、调笑、斗智斗勇的穿插中得以烘托,祛除了许多的沉重感,使人物形象清晰地显现出来。
二、该剧通过海瑞与胡宗宪父子、鄢懋卿等之间的关系,成功地塑造了一位有智有谋、清正廉洁、正气浩然的海瑞。
一部戏好不好看,有人说要看这个故事是否有趣、吸引人,也有人说要看演员好不好,都没错;不过,好是戏剧作品一定能够塑造出丰满、生动的人物形象。新编历史剧《海瑞》中的人物形象都很丰满,这些人物的戏剧活动又共同塑造了一位性格鲜明、爱民如子的海瑞。
海瑞一出场“见狂徒鞭打驿丞气炸心田”一句唱,清正、威严的海瑞立刻呈现在观众面前。此前胡公子随同在驿站横行欺人,闹得鸡犬不宁之际,海瑞出现要力惩恶霸,性格的塑造立马突显出来。紧接着又来四句唱“皇亲国戚我敢管,不许官驿闹事端!律有明条接待从简,无法无天须严办”!铁面无私、一身正气、清廉爱民的海瑞形象,在随后惩治耀武扬威的胡柏奇及随从中完全展现出。这种性格气质的展现,在明知是胡宗宪总督儿子的情况下,仍然放大胆责罚于他;鄢懋卿前来搜刮钱财他拒不缴纳;冒着生命危险前去内阁首辅徐阶面前为海瑞求情……都得到不断强化。
海瑞是个清官,其一身浩然之气为世人尽知。然而,剧中的海瑞不仅如此,更显得足智多谋,有胆有识。胡柏奇来到淳安驿闹事,明知是总督的爱子,作为一名县官或许你会畏惧而妥协,或许你会当面严惩。海瑞不然,他断定文书造假,没收金银千两,还将其驱逐出境。这样一来,即使总督来了也只能定个误判,但又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何等睿智的海瑞呀,此时不禁要佩服编剧郑怀兴的高明之处,峰回路转妙笔生辉。对付鄢懋卿也是抢先一步,把贪官挡在了淳安境外免得不好“招待”;又故作不知官场规矩,金银不送带来了真的一石黄米、两石白米。哎呀!对这个御史大人是百般调笑、处处讥讽,不失清正,睿智勇敢。直至结束,海瑞为了国家安危、黎民疾苦、伸张正义,毅然舍命向皇帝上疏,足见他的一片忠心和凛然正气。
三、剧作着力深入分析历史人物的思想情感,通过海瑞的人生经历传达出意义广泛、关照古今的思想内涵。
海瑞,字汝贤,号刚峰。汉族,广东琼山(今属海南省海口)人。为明朝著名清官。历任知县、州判官、尚书丞、右佥都御史等职。为政清廉,洁身自爱;为人正直,蔑视权贵;忠心耿耿,直言敢谏。他一生清贫,抑制豪强,安抚穷困百姓,打击奸臣污吏,因而深得民众爱戴,与包拯齐名,人称“海青天”。
琼剧《海瑞》没有像以往这类题材,再塑造一位秉公执法、刚正不阿的海青天。剧作者着力通过他的人生阅历,反映他对明朝社会、对官场的深入认识和反思,以及由此产生的困顿。整部戏剧前半部分,刻画了一位正直威严、睿智强硬的清官。他大力提倡节俭,反对铺张浪费,对往来淳安驿的官员力行从简接待。“纵然他权势滔天难抵挡,我新规也不容其子推翻”,这便是海瑞坚定、执着的为政理念。直至在第三场中,胡宗宪带领人马来到驿站责难海瑞之时,他毅然直言犯颜,决然不动摇。二人都是利国利民之良臣,胡总督在江浙一带抗倭有功,威震东南,深得民众爱戴。不过,他在朝为官也还须仰人鼻息,因人成事。其抗倭建功依靠的也是严嵩的支持,权贵之臣来到杭州他也要竭力款待,丝毫不敢怠慢。可他不这么做的话,粮饷无有,援兵不到,抗倭必然难以成功。不但抗倭难胜,黎民遭难,就连他自身也是寸步难行。胡宗宪的肺腑之言确实令海瑞震惊,可他依然不想与这些贪官同流合污。海瑞与胡宗宪道不同,二人只想通过时间验证孰是孰非。
后半部分的海瑞便更多地处在了理念上清正与贪贿的困境中,着力思考着如何革除陈规旧习。左都御史鄢懋卿为得到海瑞的供奉被他气炸了,以革职的处分来教训这敢于犯上、不懂规矩的小知县,幸得胡宗宪相救才得以平安。海瑞安危虽没有受到威胁,但实际上恰是这种官场贪贿之道救了他,他输了。笔锋陡转,第五场胡宗宪因贪官严嵩倒台受牵连入狱了,海瑞反而荣升为户部主事。他的两袖清风似乎终得好报,而其欲对胡求情、宽恕却无法实现,实则这种清正廉洁之气其实是暂时的。狱中他与胡宗宪的对话,足以将这一问题讲述得透彻、深刻。这样的一套官官相护、行贿结党的体系源于整个政治体系,根深蒂固;这与一身正气、刚直不阿等之间存在在巨大的矛盾。二者水火不容,然而海瑞依然为了这正义之气用自己的生命向皇帝上疏谏言,这也许也是一代清官最有力也最无奈的反抗。不禁嗟叹,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进步,需要一代也许是几代人的付出和牺牲。这部作品的思想意义,也许还不止这些,还有更为广泛、更深刻的蕴含,它可以穿越时代,让我们思考这历史背后的秘密。
 
《海瑞》这部作品匠心独运、巧夺天工,通过历史人物海瑞揭示了明代社会状况及问题根源。舞台呈现上,琼剧较成功地阐释了剧本的内涵,演员的表演也各自突出了角色或幽默、或霸道、或贪财的特点,对海瑞的刻画更是可圈可点。勿需多言,这部作品从戏剧结构、到人物塑造,再到思想意蕴的传达,都体现出剧作者和其他主创人员独特的艺术构思,最终使其不仅具有文化艺术价值,还使其呈现出具有剖析社会、关照古今的社会功能。

 

 

第三位评论者:张晋琼,国家一级编剧。

 

琼剧《海瑞》

2015.5.16.14:00
广州友谊剧院
海南省琼剧院演出

琼剧《海瑞》,又一个政治強奸艺术的范例!
虽然编创队伍强大且豪华,舞美也是话剧土豪式的,但这只能显示出“老板有钱 ”,并不能说明该剧有多好!海瑞是海南历史名人,作为明代著名廉吏,有“海青天”之美誉。正因为有此美誉,当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宣传典范后,便被有关部门从故纸堆里扒拉出来,让其在舞台上复活,展现其两袖清风的清官形象,企图教育民众和那些正在贪或企图贪的官员们。至于效果如何,全凭臆测了!即便有如此强烈的意图,当你无法用宣讲团巡讲的形式进行时,当你想借助艺术形式进行艺术化教育时,拜拜艺术点呀!不要满台唠叨!为了宣传需要,概念化人物,宣教式说唱!几个大老爷们一对一的聊天,既没身段,也没颜值,还没唱功,惶论做打功夫了!聊的官场人情练达那点事,同流合污也罢,厉声拒绝也好,私聊就好了,不用砸那么多钱,配上名编名导等艺术人,耗上观众两个多小时时光听你聊吧!可怜了海南籍的观众和我们这些拉朋唤友前来捧场的职业观众!宣传册上介绍说该剧以历史人物海瑞为原型,以海瑞与胡宗宪之间的戏剧冲突为主线,通过讲述海瑞与胡宗宪的持续纠葛、同鄢懋卿之流的坚决斗争,对嘉靖皇帝犯颜直谏等系列故事,揭露了古代官场的各种丑陋现象,展示了一个两袖清风的清官形象。但是整剧观毕,所有的纠葛与斗争都是以说唱展现的,既无戏剧行动性,也无戏剧节奏感,其他更乏善可陈!这是我第一次看琼剧,眼巴巴地想看一出纯正的琼剧,感受一下它独特的魅力,才全然不顾病体,冒雨打的前往。结果看到了一出以说唱为主的古装话剧。可惜了已有300多年历史的琼剧。其实琼剧也有一批久演不衰的优秀剧目,如《红叶题诗》、《张文秀》、《搜书院》、《狗衔金钗》等。这些剧目,故事动人,唱词通俗易懂,又富有哲理。如果,新创不拿手的话,还是好好传承一下经典吧!让第一次看琼剧的观众喜欢它,而不是嫌恶它!
戏曲已经活得很难了,请不要再拿这种充当政治工具式的新创剧去打击它,毁灭它!院团的领导们,恳请目光远大点,艺术点!如果迫于压力,一定要做,也请干点艺术人干的艺术事,把它艺术化了之后再呈现给观众吧!如果你不把观众当回事,观众也一定不会把你当回事的!到时,你组织观众,到哪组织去?难道象影视剧组花钱请群众演员一样,你也花钱请群众观众?
以上均为己见,如有冒犯,请多海涵!

第四位评论者:罗丽,国家二级编剧。

 

 讲廉政讲腐败,海瑞是个很应时的题材。编剧抓住了这一点,塑造了一批不同的官员,其中以不贪难办事的海瑞和办事不得不同流合污的胡宗宪的官场轨迹形成了对比。虽然此剧定名为海瑞,但其实胡宗宪、鄢狱史、徐首辅等一批官员的走马登场、明争暗斗、权势更迭,实际就是一场官场现形记,而非个人传记!着力于海瑞对明朝社会、对官场的深入认识和反思,以及由此产生的困顿。整个戏很大的篇幅都在讨论廉政与贪污的内容,也力求展现海瑞的刚正不阿、直言敢谏、廉洁秉公,就算是对最终入狱的胡宗宪也没有完全否定。
不过,如果是作为一个以海瑞为主线的历史剧,现在通观全剧,基本都是男人戏,而且都是海瑞与对手一对一的戏,场面非常单调,基本可以用沉闷来形容整个戏。如果是以海瑞为主人公,他的清廉刚正,完全可以从官场斗争和民间情谊两条线一起交织进行,这样的结构可至少人物和场面上会比现在好处理得多。全剧的女性角色极其罕见,一个是太夫人,一个是吴春花,而且又不是参与矛盾主线的贯穿人物。这样全男班的戏,其实很难演得好看,没有调剂的余地。
官场现形记不是不可以写,作者现在这样以海瑞代言抒发各种感慨也没问题。但是琼剧是实打实的戏曲,最少要给海瑞多留点唱做念打的表演空间,现在除了唱念,做工和武打的部分没有,不要说演员身段少,连关目也不曾见,而且唱段还没有太多出彩的音乐唱腔设计,琼剧的独特声腔没听到,真心看不到演员的演艺水平。海瑞思念母亲的那一场戏,槽点满布:16人的黎族姑娘歌舞队,巨大的海滩歪脖子椰子树,干冰烟雾笼罩着母子。猜想主创这样安排是要舒缓一下整个戏全部是男人在对话的节奏,又带入一点海南风光来。可是,这场歌舞实在没必要,就算母子对话啊,也不需要黎族姑娘出来跳一段吧,典型的戏不够,舞来凑。

 

第五位评论者:@夜夜清辉,戏迷评论者。

 

 

 沉闷的琼剧《海瑞》


 昨天带朋友去看新编琼剧《海瑞》,由于从未接触过琼剧,又听不懂海南话,看字幕又太累,戏未过两场,朋友就在剧场睡着了,而一旁的我也看得昏昏欲睡。但平心而论,这个新编戏除了戏剧节奏太慢之外,要我从编、导、演上再挑其他的毛病,好像又不太挑得出来,甚至可以说是新编戏中很难得的一出立意新颖、编排认真、而又在表演上回归传统(除了海瑞做梦那一场)的好戏。
海瑞的故事家喻户晓,在我国的戏剧、影视舞台上也一再被搬演,但作为一个道德标杆,要把海瑞演得“好看”是很不容易的,因为这种太过严肃的东西,向来不属于“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除非设置强烈的矛盾冲突,加上紧张紧凑的故事情节,才能让人入戏。个人认为昨天的琼剧《海瑞》在这点上是没有做到的,戏剧节奏慢,几个戏剧冲突之间隔了太多“闲杂人等”。其实主要情节无非就是:1、海瑞抓了讨吃讨喝的胡公子,胡总都督前来讨儿子;2、胡与海瑞深夜探讨要不要送礼给严嵩及官场生存法则;3、海瑞不送金银给官员,然后主动辞官;4、严嵩倒台,海瑞升任京官,欲营救被囚的胡都督未果;5、海瑞探监胡都督,胡死亡。在这几个情节里面,其实只有1和3冲突强烈一点,其他都不够紧张,不吸引人,其中大段大段海瑞和胡都督的对话、对唱,恐怕只有在当今官场沉浮过几载的人看了能有些共鸣,但对于普通老百姓观众来说,这些实在勾不起他们的兴趣。如果说看黄梅戏《小乔初嫁》还能一边骂“被雷到了”,一边想着“看看这戏怎么雷下去”,那么看《海瑞》就是“也不雷,但也不好看”。
 剧中人物的设计,主角是清一色的男性,台上唯一有戏份的女性就是驿官的老婆和海瑞的老母亲,且戏份都很少,就像有朋友说的“来来去去就是几个老爷们谈心”,这也是构成该剧总体观感沉闷的原因之一。
 主角海瑞中规中矩,相比较以前的一些“海瑞”,该剧的海瑞除了一样的清廉、耿直之外,更人性化。让人觉得他不是一味“愚直”,那句“半信……半疑”和对胡公子案的处理,说明海瑞也是懂得当官技巧的,也明白官场的现实和法则,只是他能坚守心中一点正气,始终不随波逐流。胡总都督是亦正亦邪或者说是最贴近现实的一个人物,放在生活中就是为了自己的工作能出成绩而不得不往上送礼的一个官员,为了送礼又不得不收礼,他本身也痛恨这种情况,但却无力改变现实,海瑞这样的人是他“理想中的自己”,所以他愿意一次次帮助海瑞,在面对海瑞时他会感到无奈、惭愧和暗暗的激赏。
 其他人物我印象都不深了,但两个主角的设定我都挺喜欢。尤其是海瑞,贴近现实,没有把他捧上神坛,而是写成了一个真正可尊敬的人。符传杰的表演,有正气,基本是合格的。琼剧唱得好不好我听不懂,但符的台步、胡须功都不错,也演出了人物感。
说到底,该剧适合作为宣传廉政建设的剧目进行巡演,政府包场让官员们观剧,或许还能看得入戏,但若作为商业演出演给普通观众看,效果恐怕不太好。


说了这么多严肃的,插几句轻松点的题外话:历史上真实的严嵩到底有多坏我是不知道,但在传统戏曲舞台上,他可能是害人最多、假想敌最多的历史人物了,n个主人公因为他而发生一系列离奇的故事,关键这些戏还大多不给严嵩露脸的机会,只是挂个名就把主人公(或者其全家)给害了,看来严嵩也挺冤的想起郭德纲那个著名的相声包袱:“观众朋友们老爱点你!”“那麻烦你告诉他们,我不出台。”——供诸君一乐。

 

第六位评论者:@白痴儿童最快乐,戏迷评论者。

 

 2015年5月16日下午,友谊剧院,海南省琼剧院上演符传杰的竞梅戏「海瑞」。小伙伴让我写戏评,我说这戏没法评:它压根就不是戏。戏是讲矛盾冲突的,它没有,一直就聊天,海瑞跟胡宗宪聊、跟徐阁老聊、跟老妈聊、又跟胡宗宪聊,最后自己跟自己聊。真正有点矛盾冲突的,就是闹驿馆和拒送贿两场,而这两场,啰哩啰嗦,一点都不干净利落。戏是讲行当的,这里面全是生角,还全是须生,能不闷么!算你有一个老旦、一个彩旦,问题是这两个旦对于情节都不发挥推动作用的,你把她们拿掉,剧情不会有半分影响。戏是讲唱腔、身段、排场、功夫、绝活的。中国戏曲还有一个好,不怕闷,大花脸游花园都可以游一个通宵,靠什么,就靠身段、功夫、绝活,大家也能看得津津有味。作为宇宙最高水平的琼剧团,你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呢?鄢懋卿出场,居然推张沙发出来,你还能出什么身段?!某老师说得对,你们连个像样的关目都没有!全场印象最深刻,就那一句,"这个真没有"。对琼剧很失望!

文章来源:青评果乐园

录入者: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