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站点:广东艺术视窗首页>创作园地列表

青评点梅花之十——粤剧《鸳鸯剑》

 

作者:     录入时间:2015-06-16

 

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现场竞演广州赛区,2015年5月8日晚在友谊剧院举行了开幕式演出,带来了广州粤剧院吴非凡的一出粤剧《鸳鸯剑》。

 

第一位评论者:罗丽,国家二级编剧。

 

在梅花奖竞演中,吴非凡带来的粤剧《鸳鸯剑》是由老戏《女儿香》改编而来。观众们熟悉的梅暗香、魏超仁还在,但华丽唯美的舞台已非昔日老戏:布景已不是过去的厅堂、园林,横贯全场底幕的是一棵躯干如蛇的梅树。

当然,无论舞台怎样好,观众看的还是演员,尤其是竞梅的吴非凡。论武。她以将军府小姐的身份出现,生来不爱红妆爱武装,偏偏又被母亲扎了小脚,于是便有了花园里一段踩跷碎步的娇美身段。过去到现在粤剧花旦“踩跷”多是出现在武场戏,现在却被嵌入了剧情之中。脱弓鞋一段也设计出技艺来,实把生活动作舞蹈化进行到底。这要脱几十圈缠脚带。她起先是坐着除带,后来索性要金环拿着弓鞋,自己起立旋转脱带。再往后,梅暗香代兄从军,大扣上场,整套“全武行”,单脚企一字三番亮相,威风凛凛。演员的技艺场上立见,已经不用多言,只想说在以“文长武短”为常态的粤剧行里,多几个“非凡女侠”是好事。

论文。待梅暗香等来未婚夫魏超仁,一曲《剑歌》展示了吴非凡的好嗓子;后梅暗香母女双双卧病,一曲《归帆》如泣如诉。 虽她的唱功还未达到成家成派的火候,但假以时日酿出唱腔之味,还是可让观众听出耳油的。当然,《女儿香》这样改,肯定还是会让看惯老戏的人嘀咕,故事也不是原来的铺排,连原剧中梅暗香的哥哥也不曾出场。整个戏虽有情节未及连贯,但篇幅集中留给男女主角,让一个存忠存孝、大义浓情的梅暗香鲜活眼前,观后大有“人性不可考验”的感慨深深袭来。

第二位评论者:王琴,戏剧学博士。

 

下午品了一杯醇香纯正的京剧美酿《洛阳宫》,晚上是一桌丰盛的粤剧佳肴《鸳鸯剑》,《鸳鸯剑》有儿女情长,丝丝藕语的文场戏,也有战场厮杀气势恢宏的武场戏,文武场交替行进。主演吴非凡在文武戏进行了恰好的处理,一人分饰花旦、青衣、刀马旦的角色技艺,可以说演花旦妩媚温婉情窦初开,青衣唱功细腻婉转,刀马旦武功非凡英姿飒爽,尽显同时也考验演员的表演功力。此剧不以情节见长,而是以粤剧武功、技艺的展演来凸显演员的表演和粤剧剧种的特色。许多文场戏,唱词优美,旋律悠长,体现了粤剧的雅、美,两场场面宏大的武场戏赢得了观众的喝彩。个人认为武场中群演较抢戏,主人公梅暗香的技艺还不够出众,此方面加强将此戏更加耐听好看。

第三位评论者:@天涯何日君回来,戏迷评论者。

 

新编粤剧《鸳鸯剑》是在《女儿香》基础上改编而来,但是在笔者看来,是次失败的改编,即“用华而不实的形式”篡改了故事本身的逻辑和情感。戏中,梅暗香的母亲作为关键人物,被改编到前后性格不统一,而她“大”的变化将“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剧本都要改动,并改得自圆其说,否则其余的人物将不再符合生活逻辑。另外,这戏里几个人物的删除,也导致了这个问题。这是剧情上改编失误。为了全方面表现演员的技艺,某些人物根本不需要的技艺,也轮番上场,大大的损害了人物本身,戏曲不是杂技,“技艺”是为“人物与情感”服务的,本末倒置,大大可惜。不过,在梅花奖竞演现场,戏本为成就演员,演员能展示技艺,无可厚非!

文章来源:青评果乐园

录入者: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