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站点:广东艺术视窗首页>创作园地列表

青评点梅花之六——黄梅戏《小乔初嫁》

 

作者:     录入时间:2015-05-26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其个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四位评论者进行了评价,一位评论者剩下两场都没看完,他表示实在是坐不住了。

第一位评论者:王琴,专业人士。

5月9日下午在广州蓓蕾剧院,演出了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竞演的剧目《小乔初嫁》,对于三国里的这个题材大家已不陌生,戏写小乔初嫁,实是写一介女子(美女)对于赤壁之战胜负的决定性作用,颠覆了三国演义中的黄盖诈降,庞统献连环,孔明借东风等诸多的斗智斗勇的精彩情节,代之于简单的小乔为东吴百姓只身曹营解赤壁之围,曹操美色误国,八十万大军折戟沉江,此种情节在电影版的《赤壁》中如出一辙,已遭吐槽和诟病,此无须多言。作为文艺作品不一定要像史书一样完全忠于历史,可以有想象,可以有虚构,郭沫若对于历史剧的创作,要求“失事求似”,《小乔初嫁》失了历史事,但并没有求到历史“似”,人物性格不符,历史精神不符。

其二.剧作枝蔓太多,主要情节主要人物没有突出,主次不分。剧名叫《小乔初嫁》,根据此剧情节安排其实应改为“新赤壁之战”。情节拖拉,戏的前半场花了大量的笔墨写小六夫妇与小乔夫妇的友情,小六夫妇婚姻生活,此一情节和此人物与整部剧的矛盾关联不大,可以简略叙之甚至删除。“减头绪,立主脑。”

三.舞台呈现,声光电,投影3D布景,可见主创人员的用心。创造了多个演区空间,服装豪华,道具遵循了话剧的现实主义原则(实物),没有呈现中国戏曲的虚拟化和空的空间的追求。

四.小乔的扮演者刘云扮相甜美,声线圆润,但在此剧中人物形象、性格不鲜明,并没有把小乔独特的个性呈现给观众,戏没有出人,人也没有带戏。

五.作为黄梅戏,特别是曹操的开场,乍听以为是京韵,而且在戏中时时闪现,地方特色戏曲除了方言的因素,戏曲剧种的纯正的曲调应是它保持特色和生命力的重要因素。

第二位评论者:张晋琼,国家一级编剧。

2015.5.9.下午2:00

广州蓓蕾剧院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演出黄梅戏《小乔初嫁》

今天下午,冒着大雨前往广州蓓蕾剧院观看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剧目: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演出的黄梅戏《小乔初嫁》。原以为,名编名导名团创作演出的剧目,再不济,也应该对得起被大雨打湿的鞋衫吧?!结果,再一次被雷翻了!

如果说在山东济南被中国“十艺节”参演并已进入全国十大艺术精品工程的黄梅戏《雷雨》雷翻并惊着,我还只是天真地认为只是一个误打误撞的获奖“意外”的话,那么,这次重遇黄梅戏,观看梅花奖竞演并已获中宣部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的剧目《小乔初嫁》后,我不得不承认:黄梅戏在台前也许讨好不了观众,但它幕后真能”通天”!这也印证了圈内人常说的一句话:“功夫在幕后”!但我不知道,这种幕后功夫,于黄梅戏,是幸?亦或不幸?

无论是之前看的参加文华奖竞演的剧目《雷雨》还是今天下午看的参加梅花奖角逐的《小乔初嫁》,主创著名,舞台豪华,阵容强大,演员众多,据此可以推测,投资应该不少。正因为财大气粗,尽管观众口水一箩筐,奖照拿。

看完《小乔初嫁》,我很困惑:且不说京剧、话剧、黄梅戏一锅炖的剧目水准如果,单说梅花奖,须以演员表演优劣而定。而《小乔初嫁》竞演演员小乔饰演者何云戏份少得可怜,虽说人靓嗓子靓,但身上功夫无法依附剧情展现,无法判定优劣与否!我相信:梅花奖应该也不是仅靠颜值取胜吧?这一剧目参与角逐,经过初选了吗?它又是怎么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我想:凭我的见识与身份,无法释疑。只有请教给予该剧奖项的“专家”与“方家”了!

第三位评论者:罗丽,国家二级编剧。

印象中的黄梅戏,多半是《天仙配》的儿女情长或是《徽州女人》的闺怨幽深,可是这次取看到一个三国鏖战的故事,有点出人意料。人物仍是小乔、周郎、曹操,关系仍是男人间战争中的较量和对女性的柔情痴心,但这出戏讲述的故事展示了以往不同的情节,着笔在小乔美貌之下的平易、良善、从容,也算是为三国题材的“硬戏”加入了柔软的情丝。

竞梅的何云声色俱佳,身姿优美,塑造出“这一个”属于黄梅戏剧种特色的小乔来。作为一个颜值极高的演员来饰演小乔,这是再赏心悦目不过的了。小乔既在曹操大军压境夫君面临危难时能有挺身而出的坚韧、决绝,也在曹操头风发作时能操针医治展示出她的善良、仁爱。何云演得认真而感性,唱得酣畅淋漓,养眼又入耳。

不过,通观《小乔初嫁》全剧,却难以琢磨出“初嫁”如何而来。此外,豆腐夫妻王小六和叶儿的一大段戏、华佗点破曹操心事的两场戏,也感觉游离主旨之外。全剧的空间变化很多,全靠转台、幕间条、滚动带等运用梯次开合来调度,大有高科技眼花缭乱之感。窃以为,好戏都在演员身上,机关布景真没多好看。

第四位评论者:@天涯何日君回来,戏迷评论者。

处处有惊雷啊!——以黄梅戏《小乔初嫁》为例探讨全国戏曲的发展误区

王国维说“境界无”大小“之分,”马鸣风萧萧“是境界,而”细雨鱼儿出“也是境界,大气磅礴固然是境界,但是活泼轻快未尝就不如前者了。黄梅戏唱腔以”清丽爽口“而著称,动人处刚好在于它野,它世俗,它明快,却为何非得跟”三国题材“过不去?艺术有各种形式,但是”强上“一定不属于任何艺术形式中的一种,于是看到周瑜的黄梅腔,曹操的黄梅腔都跟整个人物非常不搭,透露着一种搞笑的"娘娘腔”。

“强上”是全国戏曲界的“误区”,违背剧种本身特质,拼命往“高大上”方面飞跑,大制作,大格局,很多创造者都对”大“入了迷,忽略了”小“的精彩,而那些”大“的剧种又为了迎合观众市场,去弄”小“,于是——有了越剧去演《韩非子》,京剧去演《梁祝》的搞笑场景,这不得不说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我相信编剧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于是他采取了讨好观众的方式,安排了“王小六和叶儿”这一对世俗夫妻来唤起观众对黄梅戏的熟悉——当然,王小六磨豆腐这些家常内容的确是黄梅戏的长处,问题是——进一步导致了整个戏的气质分裂,王小六夫妻主打“俗”,周瑜小乔主打“雅”,而这“雅俗不共赏”,反显突兀怪异。

这一点又是全国剧种面临的尴尬处境,它们想创造新的东西,但是又抓着”老“的不敢放,究其原因,不搞”新“的,艺术家们不自在,丢了”老“的,观众不买账,于是——”怪异无比的新 不合情理的旧“导致了一个个天雷滚滚的剧目。

第三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太多编剧开始不会讲故事,掌握不了人物感情的节奏感,建立不了人物的基本生活逻辑,而一味无节制的”抒情“,摸不透台上台下的共同脉搏,于是有了”台上哭,台下笑“的尴尬局面。一切的人物感情抒发都是建立在生活基本逻辑基础上的,是先发生了喜剧与悲剧事件,才导致了人物悲或喜,这是有先后顺序的,没来由的喜与悲是不会感染人的,空洞的抒情是低级做法。

整个《小乔初嫁》的故事格局几乎一团糟,但是抒情唱段多得你简直不好意思批评,毕竟演员唱也是花力气的,但是——当一台戏的精髓变成了”没有功劳,有苦劳“,这已经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了。

第四个值得拿出来说得是——戏曲编剧的历史观,虽然是”戏“,但不是”儿戏“,虽然艺术有”虚构提升“的余地,但是更重要是——艺术要有格调!作为一台”三国戏“,曹操跟华佗谈论自己的情感问题,已经让人无语,而发动战争只是垂涎小乔的美色,而那首”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竟也白白做了曹操向小乔炫耀自己诗词写得好的戏码,编剧把雄才大略的曹孟德变成了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老男人,这个历史观太让人着急。

若说历史观,不妨参考罗周编剧的扬剧《衣冠风流》,这部新编戏塑造人物就有了格调,无论怎么戏说,政治家当有政治家的气度。

在塑造人物的时候,至少这个人物是要满足大众想象中人物的,哪怕匠心独运,证据充分,你编剧把周瑜变成张飞,也是过不了大众这关的。

第五,一个戏请跟戏的名字吻合起来,这是起码要求。这个戏到底关”小乔“啥事啊?我是没看出来的。这又是个编剧的基本问题,抓重点问题,一条人物主线,一会儿跳到这里一会儿跳到那里,基本视角都没固定,效果不是一盆散沙都不可能啊。

听说这戏还是许多大咖共同创作的,千言万语变作一句话”有这钱,干点啥不好啊?非得搞这一出?“

文章来源:青评果乐园

录入者: wang